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热评

野事brbr凤凰山节能

2020-10-24 来源:

《野事》

凤凰山,一座移民小镇。

兰花的丈夫去年死了,是在内蒙打工的工地上死的。死因很蹊跷,是冻死的。按说新社会,不可能有人被冻死,可她男人自古就是病秧子,一直咳来喘去,结婚四五年,也没把兰花的肚子搞大。众人就暗地里取笑她男人肾不行。拿中医的话说,就是畏寒怕冷,肾阳虚。

兰花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寂寞难耐啊!这下彻底成了寡妇,日子更难熬。可作为一个精力充沛的少妇,对男人的念想却越加深刻。

队上有个小光棍,叫毬蛋,年纪和兰花一般大小,揽着一群羊放。这下兰花成了寡妇,众人就暗地里取笑毬蛋,叫他抓紧时间,可别叫外村人占了先。叫他苍蝇落在驴肾上——战胜(占肾)!

毬蛋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竟也暗暗做起美梦来,梦见他把肥美的兰花压在炕上,嗷嗷乱叫。可他家里穷得叮当响,现在寡妇比丫头还值钱,一直不敢提说。每当春季骟羊的时候,众人就取笑他,说他羊篮子吃得多了,可别憋不住,最好尽快对兰花下手。毬蛋就越发做起美梦来。有时候正放着羊,裤裆里就硬得跟个钢筋棍儿一样。人也稀里糊涂的,时常把羊盯错,尤其是看见骚货段羔的时候。时间一长,毬蛋实在憋不住,只好盯着骚货和母羊寻欢作乐,使劲朝裤裆里按按,或者借兰花到地里忙活的时候,上前搭讪,有话没话的,逗得兰花咯咯咯笑。众人有瞅见的,就越发胆大起来,直接拿他俩取笑。说他俩寡妇见了毬了,胡骚情。时间一长,俩人也就胆大起来,觉得没啥大不了,干脆搭巴着过日子得了。毬蛋这样说的时候,兰花只是嘿嘿的笑,毬蛋的胆子就更大了。

终于在一个山花烂漫的日子,在一处向阳的山窝窝里,毬蛋把兰花压倒了。他闻到了兰花身上醉人的香味儿。比肉都香!

时间一长,一来二去,俩人竟然做起了露水夫妻。日子过得跟神仙一样。可这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情,得想个长久之计。

按说兰花一个寡妇,毬蛋也是个棍棍,你情我愿,天作之合,该没啥大问题。这要在国外,根本不是个问题。可这在中国,尤其在凤凰山这旮旯,这也就是个问题。

瞅见兰花给毬蛋浆洗缝补的新汗衫,瞥见兰花心疼地盯着毬蛋看,有些夫妻不和的邻里就酸得不行。回到家就嚷嚷,说他们的日子清汤寡水的,跟喂猪的泔水一样,寡淡寡淡的,还有一股霉味儿。

时间一长,众人对这事也就看得淡了,任由他俩胡骚情。

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,队上的王二狗在去地里薅草的时候,发现了刚好媾和完,往起提裤子的毬蛋和兰花。

王二狗是队上有名的,宣传能力赛过村部的大喇叭。这下可好了,清子黄子都亮了出来,毬蛋和兰花按耐住性子,安生了好些日子。见了王二狗,像见了债主似的,耷拉个脑袋,脸涨得通红,大气也不敢出一下。虽然大家伙儿也没明里数落,但见了面,他俩也就跟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,不是捏裤脚,就是抠手指头,最恰当的招呼也就是互相吭吭几声。

那些男人不日样的女人也就暗地里嚼舌根,说毬蛋羊篮子吃得多,劲儿大,把个兰花用几脬尿 子滋养得越发水灵了,真是个兰花花一样!瞅那小脸蛋儿,红个锃锃的,就像是哪达挖了一个宝贝物件,把她能成个啥了!王二狗听见就胡骚情,说哪是啥物件,分明就是一座小钢炮,炸得兰花可裤裆淌水呢!女人们就哈哈大笑,故意问他哪儿还有这么好的物件,赶明儿她们也挖几个试试。王二狗就来劲儿了,嬉笑着说你们的眼睛都叫狗怂糊住了,心叫狗吃了!啥物件?老子裤裆里就有!要不要掏出来试试?女人们一听“老子”,一看王二狗作势要解裤带,纷纷嬉笑着,撵着打。王二狗边跑边嘿嘿地笑,像逮住了两只耗子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!

时间长了,众人也就撮合着,说毬蛋勤快本分、孤身一人,兰花也寡妇一个,都是苦命的人,干脆一搭里过了得了,免得偷偷摸摸的,有伤风化不说,也不自在。还说好歹一个队上人,肥水不流外人田呢!

这事儿风一样刮到毬蛋和兰花耳朵里,虽然面子上还有些抹不开,但的确很受活。看见众人艳羡、同情的目光,俩人也干脆胛胛靠胛胛,一搭里干活,一搭里走,出双入对,好一对鸳鸯!

又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,漫山的兰花花和兰花一样水灵,好看。眼瞅着生米做成了熟饭,兰花的男人也过了两周年忌日,毬蛋就端了一盆子煮好的羊蛋(篮子),提了两瓶老白干,和兰花胛胛靠胛胛地进了队长家。干啥?不是巴结逢迎,而是正式找媒人说合!

羊蛋可是下酒的好东西,大补呢!队长也早就心知肚明,乐呵呵地替他俩张罗起婚事来。

毬蛋卖了一只肥大的羯羊,雇了辆小车,在一个和煦温馨的日子,把兰花拉上绕村子转了一圈儿。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就把毬蛋和兰花炸到了一起。毬蛋也真舍得投资,宰了三只羯羊,买了两箱子老白干,说是好好款待乡亲们。说他能娶到兰花是前世修来的福分。兰花也笑成了一朵花儿,惹得王二狗直流口水。

两家合一家,日子不紧巴,毬蛋的山花儿也唱得更亮堂了。

又一天聚会时,王二狗就放出话来,说他昨儿个晚上在毬蛋家窗前听见两人在唱歌。唱的啥歌?唱的是“妹是山里的一朵花,开了就赛过牡丹;哥是一个苦命的娃,见了兰花就了了孤单……哎嗨哟,依儿哟;嗯哎哟,依儿哟;嗨嗨,嗯儿哟……”

最后一句吆另有一项调查指出喝,分明是王二狗瞎编的,可唯有这一句,众人听了很受活。

张玉2011.4.21于枣园

《山泉》

在家乡,北山之中有一泉,水质甘甜清冽,漫洇在一条山沟之中。山沟里长满了野花野草,与四周裸露的山体形成强烈反差,仿佛北方的冬、夏两个季节。一到夏天,沟内山花烂漫,蜂飞蝶舞、水草丰美。我家有一块山荒,就在泉边,种了许多葱。

李二,邻村放羊的,残疾爹妈,弟兄五个,姊妹七八个,家里很穷,家里学历最高的老牌高中生,戴着眼镜,显得很斯文,我和他很熟。他写了不少诗,有几首发表在《人民文学》上,我见过。

刨葱刨累了,我坐在泉边洗脸。李二赶着羊群来饮水,顺便坐在泉边给我讲笑话。他指着长满水草的山沟对我说:“你看,这像不像女人的B?这泉水咕咚咕咚冒着泡,是不是在高潮?这山沟被羊吮咂、噬弄过,正白花花地往外流水哩!”

我听不太懂,嘿嘿地笑店长和同事们对她很好。我瞅见他怀里的一本书,封面上,一个女人光着屁股,想要,他不给。他说:“你看不懂。”

一头骚货(种羊)正在给母羊打羔。李二扔去一块石头去打,嘴里骂道:“你个驴日的,光天化日耍流氓,害不害臊?!”我嘿嘿地笑,他也笑。我看见他镜片底下流着泪。

李二是个瘸子。去年结婚不到半年,山区娶的媳妇趁他到山里羊圈上住着放羊的当儿,跟她在老家早就相好的男人跑了,还卷走了屋里所有值钱的东西。因为他们结婚时正值民政局春节放假,没领到结婚证,法律已经不再承认事实婚姻,李二与那个女人家里打官司又白花了几千块钱。李二一家人便骂李二是个窝囊废,连毬个婆姨都拴不住,扬言再不管他的死活。他便一个人住在父母给他另盖的三间破砖房里,或者常年待在山里的羊圈上,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有时候,李二去父母那儿讨口饭吃,弟媳妇的一双眼睛便跟她衲鞋底的锥子一样,扎得李二浑身都疼。

那一年,我十三岁,他三十岁。我家的荒田就在泉边,他说他的田都荒了,没田种了。又过了几年,当地政府实行封山禁牧,依法扒了他的羊圈,李二便没了安心的去处。

后来,我成家了,和他爹妈一样,再没见过李二的面影影子。听说李二把他的羊都卖了,一个人跑到新疆去了。听村里上新疆摘棉花的人讲,他在一户牧民家里给人放羊,招没招女婿不知道,反正有个女人跟他一起放羊。说李二现在胖了,大概是羊肉和羊奶吃得多了。众人嘿嘿地笑,我却笑不出来。我在心里唱着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,为李二祈福,祝他一生快乐。

也不知李二现在过得咋样,他现在还写诗吗?真想到新疆看看他。

张玉2010.4月于枣园

共 07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《野事》以朴实粗犷的笔调,塑造出了兰花、毬蛋等个性鲜明的人物。一段充满着山村味道的荒唐情事,乡味浓郁,余韵悠悠。《山泉》小说有着山泉一样的甘甜清冽,流淌着山沟里那些说不完的故事,李二便是其中一个缩影。【:上官竹】

1楼文友: 15:05:1 两篇小小说各有春秋,又流着一样的山村血脉,细细品读,有着一种亲切感。问好作者,期待更多佳作。:) 联系:

肝纤维化全疗程用药
来宾白癜风治疗医院
口腔综合科
友情链接
上海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