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热评

不悔神王第六百九十九章聊天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

不悔神王 第六百九十九章 聊天

“啊!”

水杏的房间里传来一声惨叫。

伊琳娜喊道:

“快来人啊!救命啊!”

狄仁杰岿然不动,钟馗的炼妖壶“唰”的一声祭出,飞到半空中。

只有李元芳挥刀冲向伊琳娜的房间。

周伯也是快如闪电般的冲了过去。

帕慕克虽然知道细密画宝卷对这黑衣人无效了,但还是努力撑开了感应画卷。

又是一副《万千山水映日月》,这些天,在夏洛奇、摩苏雅等人练习的间隙,帕慕克没闲着。

再次画了两副《万千山水映日月》。

每次画的速度都在提升。

帕慕克也稳住了“凝神”境界。

通过无缝隙监控镇压,帕慕克当即发现了黑衣人的痕迹。

从伊琳娜、水杏房间的后窗翻了出去。

而房间内水杏的小腹露出了白白的一片,上面一个洞口,全是血。

“咦,这水杏的伤口怎么和木瓜的一样?”

帕慕克当时就冒出了疑问。

之后,那黑衣人慢吞吞的撕裂时空,想进入异度空间。

可惜,这次失败了。

狄仁杰的“金光法”封闭了领域内所有的异度空间。

空间整合在一起,缝隙处闪烁着金色光芒。

黑衣人手爪根本不敢碰那金色光芒。

“天赋克制!”

帕慕克不由十分佩服狄大人。

觉得狄仁杰在月台上祭出的这“金光法”高于自己的细密宝卷。

让黑衣人大吃一惊后又倒吸一口凉气的是钟馗的“炼妖壶”壶口已经瞄准了自己。

下一刻,炼妖壶忽然变大,像一张银白色的大嘴一样吸了过来。

“啊!”

这次的惨叫不是人类的惨叫,而是这黑衣人发出来的声音。

绝非人声,洪荒、古老、野蛮、冷血。

随后,黑衣人本体显形。

一只五十多米,粗十余米的黑蛇开始了疯狂的游走与翻滚。

躲闪!

矫若游龙!

可钟馗须发皆张,朝空中喷出一口血。

炼妖壶顿时加快了吸吮的速度。

黑蛇再也无法逃脱了。

巨大的蛇头被炼妖壶吞噬了进去。

然后是粗大的身体。

十秒!

钟馗完成了捕捉。

狄仁杰口中鲜血狂喷。

在月台上昏死了过去。

李元芳从水杏的房间赶来,连忙给狄仁杰输入元力。

这才吊住狄仁杰的一口气。

李元芳脸色也不好看。

体内大半的元力都传输给了狄大人。

钟馗哈哈大笑。

“好,够充沛!”

“老狄,这单买卖做的值!”

正在钟馗高兴之际,云峰寺外一根银链如枪如索,从云端射下。

电光一闪间,炼妖壶即被卷走。

“庄颜?”

夏洛奇正着急上火呢!

这该死的神元境精神力时有时无,简直太害人了。

“不行,我一定要找到能够稳定激发七彩霞光的方法。”

“嗯,上次是生气就能激发,这次是遇到危险就能激发。”

“还有什么状况下能激发这外挂呢?”

夏洛奇在不断的挥舞右臂。

想轰出一拳天外飞仙,将云端中的庄颜给干下来,然后再踩上一只脚在她的小肚子上。

再然后高傲而冷冷的问她:

“为了怪兽背叛人类,你这样做值当么?”

可惜这种意YIN只是想想而已。

挥舞的右拳什么也没有发出。

眼睁睁的看着钟馗的炼妖壶“嗖”的一下就没影了。

三秒后,炼妖壶从云端滚落,直接砸在钟馗的脑袋上。

“啊呀!”

“谁干的,坏我好事?”

钟馗愤怒道。

双手捧住炼妖壶,发现里面空空如也。

顿时气疯了。

“老狄啊,咱们白忙活了啊,凶手还是溜走了!”

钟馗哪里还管狄仁杰正处于脱力状态,一顿锥心顿足的哭诉刺激的狄仁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。

这回彻底陷入了深层的昏迷。

好在精灵族神月护法周伯周子罕在。

又是一个“生命守护”发动,连带钟馗、李元芳都受到了滋养。

周伯是云峰寺里最累的。

谁受伤都要他来救。

伊琳娜在房间里照顾水杏。

这次水杏的丹田受伤,状态与木瓜一模一样。

半年内是无法动弹了。

武瞾没有出来,但武瞾在暗中一直监控着云峰寺内的情况。

黑衣人连续作案,一早就连杀两人,还伤了水杏。

狄仁杰出来时就已经跟武瞾商量好了。

这边展开金光法,武瞾则启用罗盘追踪。

黑衣人的最后一瞬间也是武瞾传递给狄仁杰信息,集中了金光法绝大部分的能量才阻止了它破开异度空间。

即便如此,狄仁杰也是本源受伤。

因为展开这金光法太过逆天,狄仁杰的功力还达不到自如施展的程度。

武瞾的罗盘追踪也有相当大的收获。

黑衣人最后现身竟然是在伊琳娜、水杏的房间。

水杏受伤,那伊琳娜是不是与黑蛇合体的人?

若伊琳娜不是,那水杏就应该是。

最大的疑点在于,水杏与木瓜的伤口实在太像了。

木瓜此前就有重大嫌疑,只是没有抓住关键的证据。

现在水杏又出了状况。

这两名黑衣人,两只黑蛇怪兽莫非对应了木瓜与水杏?

武瞾思路电转,当即将发现的情况告知了恢复过来的狄仁杰。

最后的决断还是要让狄仁杰来做。

在这一点上,武瞾毕竟是一个妇道人家,决断力比不上狄仁杰。

狄仁杰得到了武瞾罗盘追踪的结果后,沉默半晌,也没有进行决断。

疑罪从无这是狄仁杰断案的准则。

虽然木瓜与水杏有嫌疑,可证据不充分。

最关键的是,两人都是以受伤的形式被怀疑,这搁在哪也说不过去。

伤口与之前被摘心的人不同,那会有很多解释。

比如怪兽想夺取木瓜与水杏的灵丹之类的。

甚至还会有怪兽难道就不能失手一两次么?

两人伤口相同,也可以用巧合来解释。

因此,最多只能用嫌疑对木瓜、水杏定性。

既然只是嫌疑,就更不能惊动两人了。

那边木瓜已经被惊动了一次。

这次若再惊动了水杏,黑蛇或许会变得更加隐蔽。

狄仁杰决定不声张。

对于水杏的怀疑只字不提。

这个判断与意见,狄仁杰很快就告诉了武瞾。

武瞾的意思是当即将木瓜与水杏两人单独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。

时间长了自然会知道。

狄仁杰不允许这样做。

主要还牵涉到大流士与伊琳娜,牵涉到他们两人背后的白银大陆与青铜大陆。

所以,嘿然沉默是最好的应对。

若是再出现摘心事件,就必须按照武瞾的方式来解决了。

狄仁杰当即约请了伊琳娜与大流士。

将这个秘密的决定告诉了两人。

大流士心里很悲哀,其实他是最怀疑木瓜的。

因为在白银大陆,日向家的灵蛇附体可是相当有名的。

只是在万年之后,日向家转入衰败,或者说转入阴暗界域后,世上已没多少人了解日向家族高手的攻击方式了。

大流士作为枫叶火影的师弟,自然知道木叶的流派传承历史。

因此,木瓜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日向家族的后裔。

即便不是后裔,也有很大程度上是他们的传人。

这情况要不要告诉狄仁杰呢?

尽管现在白银大陆与王者大陆处于和平时代,可谁能保准日后的事情呢?

万一战争来临,木瓜作为白银大陆木叶村优秀的忍者,是要担负起守护大陆的重任的。

此时将木瓜交出去,岂不是自毁长城?

茹连达虎目含泪,自己的战友又死了一名。

情何以堪呢?

自从决定帮助帕慕克、夏洛奇、摩苏雅以来,爱月镖队死去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前十年走镖的总和了。

茹连达与奥德、露娜三人默默的坐在一起,内心深处开始有些后悔了。

帕慕克何尝不知道茹连达的痛苦呢?

此刻,帕慕克缓步走过去,蹲下身子,对茹连达说:

“茹队,节哀。今后,用的着我帕慕克的,尽管言声。”

“大师,你说这怪兽为何这么凶残?”

“嘿嘿,这就凶残了么?”

云峰寺月台上,庄颜忽然显身说道。

若隐若现的脸庞中露出十分不屑的表情。

“你还敢来,我跟你拼了!”

茹连达抽出弯刀,一个虎扑就冲了上去。

战塔!

奥德第一时间释放!

大枪出手,重铠上身。

露娜也是擎出符文大剑,法师魔法“锥月”发动!

爱月镖队的三员核心见恶魔般的庄颜竟然又现身,正没地方发泄呢。

送上门来了,还不拼命?

必须围剿,不能让她活着离开。

“笑话!”

庄颜手中银链一甩,“啪、啪、啪”,三人轰然跌开。

战神境高手岂是大地境所能缨其锋的?

“先别急着拼命,我来是跟你们谈判的。”

庄颜冷声道。

“咱们有何好谈的?”

云居大师愤怒的吼道。

金刚杵搂头便砸!

“跟你们好说,你们还不识抬举!”

庄颜怒了。

一抬腿,“噹”的一下,云居的金刚杵就飞到寺外的紫月湖中去了。

夏洛奇此时也愤怒了。

这一愤怒,立刻引动了寺外紫月湖水。

顿时,湖水立起约五十米,一个大浪就涌了过来。

庄颜眼眉一跳,果然,这股力量让她感觉心惊。

顿时,身后的金色旋翼伸展,身姿曼妙的飞上云端。

在夏洛奇不自觉的操控下,湖水凝聚成箭,“嗖、嗖”的射向庄颜。

“破!”

庄颜手中不知什么时候现出一枚圆盾。

金色光芒的圆盾,对准万千水箭,那些水箭还没及身就化为水汽弥散了。

“好宝贝。”

夏洛奇不禁赞叹。

这庄颜不仅长的漂亮绝伦,手里的宝贝可真不少。

上次是银链,这次是金色圆盾。

或许以后还会有什么惊喜呢。

夏洛奇的细密圆圈“嗖”的混杂在湖水之箭中攻了过去。

对准庄颜的右肩,夏洛奇不知为何,并不想对庄颜下杀手。

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,不要再和云峰寺内的众人为敌才好。

带有一丝虚空之力的细密圆圈破空突现,庄颜闹了个手忙脚乱。

身体急忙一闪,可背后的旋翼却被圆环切中了。

顿时三叶桨变成了两叶桨。

庄颜身体一阵摇晃。

“是谁?”

庄颜大吃一惊。

这可是虚空之力。

云峰寺内诸人竟然有此能力,怎能不让她心惊呢?

对于虚空,庄颜参研了不知多少岁月,总是无功而返。

这时,竟然出现了那一丝丝让她望尘莫及的能量。

一双美目凝视着脚下的云峰寺。

可什么也没发现。

攻击她的人手法十分隐蔽。

最关键的是,此人似乎并不想击杀她。

否则刚才那一下若对准头颅或者心脏,庄颜怕是要受重伤。

“好了,别再杀戮了。”

夏洛奇此时已经唤醒了七彩精神力。

用传音的方式对庄颜轻声说道。

语气温和,带有一丝恳切。

“夏洛奇,是你么?”

云端中有些摇晃的庄颜看向月台旁的夏洛奇。

夏洛奇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表示是自己。

“你跟我来。”

庄颜白银流波一裹,整个人如流光般融化进白云深处。

夏洛奇被庄颜的气机牵引,知道她的去向。

当即闪身前去。

有神元境精神力在身,一抬脚,整个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啊!

快!

太快了!

时空好像变得没有阻隔,没有距离。

时空变得很亲和,随意可前往。

“刚才那圆环是你发出的?”

前面云端中庄颜露出本相,一身的红妆,娇艳无比。

美丽之极的面庞对着夏洛奇轻声问道。

“嗯,是我。”

在此,夏洛奇不知为何并不想隐瞒了。

“刻意避开了我的要害?”

“倒也不是。”

“我只是想劝你不要再杀戮!”

“这不可能。”

庄颜冷然拒绝。

“血债血偿,天经地义。”

“人类要为他们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。”

“你那银链可是牧神鞭?”

“咦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嗯,我就是确认一下。”

“你想要么?”

“我可以送给你。”

庄颜顿了一下,忽然说道。

“怎么,这么宝贵的东西,你也舍得送人。”

“这太耗资源了。”

庄颜露出一丝苦笑,摇头道。

“太耗资源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现在跟你说,你也不明白。”

“我只是问你,想要么?”

“想要的话,姐就送给你。”

“算了,还是你自己留着吧。”

“你要送就把那凶手送给我,我押回去给他们一个交代。”

“这绝对不可能。”

“他们的死只能怪自己本领低微。”

庄颜说这话时显得异常冷漠。

“那比你实力高的人杀了你是不是也只怪自己本领低微?”

夏洛奇质问道。

“这个自然。”

“在这个世界上,丛林法则是绝对真理。”

“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,什么人情啊,温暖啊,宽恕啊,以德服人啊等等。”

“我告诉你,这些都是骗人的鬼话。”

“没有实力,屁都不是。”

“王者大陆的野区怪兽与人类早就成了死敌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夏洛奇问。

“这里面的纠葛太多了,一下子讲不清楚。”

“等以后我再跟你慢慢讲。”

“你为何要站到怪兽那边去?”

夏洛奇还是好奇的问庄颜。

此时,两人已经处在野区极深的地方了。

一座陡峭的山峰,山峰上白云飘飘,山风凛厉。

庄颜指着一块如桌面般的平台说:

“我们可以坐那说么?”

“你把我的旋翼弄坏了,我悬在那挺费劲的。”

“哦,对不起,需要我帮你修么?”

夏洛奇的确有些不好意思。

见庄颜如此美丽,又怎么有追求,有情怀,竟然以身相许给一帮禽兽。

夏洛奇很是佩服。

“你先告诉我,那黑蛇是你救的么?”

“不错,是我救的。”

“那些人也是你指使杀的?”

“不,这跟我没关系。”

“我只让它控制住云居罢了,哪里知道它会杀那么多人。”

“这怎么讲?”

“你不会对它进行惩罚么?”

“它已经受到最大的惩罚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它与宿主被迫分离,寿命减少五百年,元力折损大半。”

“宿主?”

“他们是谁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,应该是你们那群人里的。”

庄颜道。

“为何要派它们控制云居?”
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率领野区怪兽造反吗?”<三是电价问题。”/p>

庄颜忽然问夏洛奇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只是觉得你对人类残杀野区怪兽不满。”

“何止是不满,简直就是愤怒之极!”

“王者大陆什么时候变成了屠宰场?”

庄颜脸都红了,映着天边的白云,真是好看。

夏洛奇都有点忍不住要亲一口的感觉。

“王者大陆开始传送至此,是一个安详美丽的净土。”

“她的母星毁灭了,飘零至此的王者大陆集中了图拉姆星中最美好最优秀最先进的文明。”

“图拉姆星?”

“你所说的母星名字叫做图拉姆星?”

“是啊,怎么了,你知道她?”

“哦,没什么,你接着说。”

夏洛奇内心被震撼了,忍不住有些激动,然后颤抖。

庄颜没注意到夏洛奇的变化,继续说道:

“可惜最初的几年与白银大陆、青铜大陆的战争破坏了昔日的美好与宁静。”

庄颜回顾往事,泪眼婆娑。

“这些野区怪兽是怎么来的?”

夏洛奇问道。

“初来此地的王者大陆只有一些宠物,都是我在图拉姆星豢养的。”

“一座动物园而已。”

“怎么现在到处都是怪兽呢?”夏洛奇好奇了。

“在激烈的战斗中,我的一座实验室被白银大陆的武者攻占了。”

“它们弄坏了一座放射性塔基,那是王者大陆用来维持环境平衡的。”

“结果能量失衡后,动物园内的动物基因突变。”

“之后连锁反应,无法控制。”

“我尽了最大的能力,将这些怪兽控制在野区迷雾中。”

“适合人类生存的环境与适合怪兽生存的环境就此分开了。”

“那些英雄柱是怎么回事?”

夏洛奇突然想起了云峰寺地下的通天铜柱。

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可能是母星原本设定的一个程序,为了文明的发展与进化吧。”

庄颜说着说着慢慢放松了下来。

“夏洛奇,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,是因为我发现你跟我一样,与王者大陆的人类有本质的区别。”

“怎么讲?”

“我怎么不觉得与他们有区别呢?”

“这么说吧,王者大陆来到此处,其实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“后来与白银大陆、青铜大陆的战争导致了人口迁徙。”

“王者大陆就此多了许多人类。”

“我跟他们的区别是,他们的死亡是可以轮回的,而我只要死了就真的死了,再也不会回到这里。”

“但王者大陆的人却不一样,随时可以被召唤醒来。”

“但要想被召唤必须先成为英雄。”

“只有英雄才有召唤价值。”

“王者大陆的文明一直在进化,也一直在切换。”

“她仿佛就是一款高智能的游戏。”

“所有这些人类,还有野区的怪兽都被卷进了这场宏大的文明进化的游戏中去了。”

“你怎么会觉得我与他们不一样?”夏洛奇问道。

夏洛奇听到此时,已经有些醉了。

似乎这个世界真的只有庄颜与自己存在,别的人都是游戏中的角色。

“感觉懂吗?”

“这么长时间以来,我只要闻就能知道王者大陆的人类是什么味道。”

“而你却不一样,你的身上有一股十分清醒的味道。”

“清醒?”

夏洛奇一愣。

“这是什么词?”

“对,就是清醒!”

“或许等你以后待时间长了就会明白我说的意思了。”

“哦,待时间长了,这句话好寂寞啊!”

夏洛奇忽然变得有些伤感了。

“哈哈,你瞧你,我还没怎么样呢,你倒伤感了。”

“你才来几天啊!”

庄颜站起身,傲人的身姿在阳光白云下显得凹凸有致,绝美动人。

“你是属狗的,有狗鼻子。”

夏洛奇也不禁哂笑道。

“开始时我还不确定这一点,今天早晨你来找我,近距离接触后,我才确认了这一点。”

庄颜微笑,看着夏洛奇,很亲切的样子。

“这么说,咱们关系似乎近了许多。”

夏洛奇道。

“既然关系变好了,能不能交出凶手呢?”

“你怎么还不懂呢?”

“游戏规则是不能随便更改的。”

“在整个人类文明发展的长河中,你所拘泥的原则太小了。”

庄颜有些嘲笑夏洛奇道。

“喂,不要拿你所谓的透彻与冷漠嘲笑我!”

夏洛奇道。

“虽然王者大陆或许真的如你所说是一款高智能游戏平台,但我可以负的告诉你,这里面人类的生命一定比你看中的怪兽要值钱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庄颜有些诧异的看着这小孩。

觉得实在有意思。

多少年了,庄颜对王者大陆中所有的一切都厌烦透顶了。

碍于自己的实力被宇宙规则压制,要不然,她早就想为所欲为了。

现在发现了一个意思的人,尽管年纪有些小,为人处世有些稚嫩,但庄颜喜欢了。

喜欢对于庄颜这样的人来说是多么宝贵的感觉啊!

“我这么说是因为这里面有我深爱的人!”

夏洛奇认真的说道。

“你说的是那个小女孩?”

庄颜十分好奇的说道。

“是的,就是她!”

“我告诉你就是希望你不管怎么样,不许伤害她,知道吗?”

“哦,要是伤害她了,你会怎么样?”

“我会亲手杀了你!”

“好厉害!”

“我对游戏中的角色没兴趣。”

“倒是这些怪兽,有很多是真实的,让我能感觉到真切的存在感。”

庄颜摇头说道。

“我都跟你讲了,你怎么还不明白呢?”

“王者大陆中所有人都不会真的死去,受伤都是一种假象!”

“别说你那小情人,就是所有长平城内战死的战士,我只要动用牧神鞭,随时都可能将他们复活。”

“竟然能这样?”

夏洛奇有些愣住了。

“那白银大陆与青铜大陆上的人类呢?”

“别提那两个大陆了,这种情况就是被它们传染的。”

“真是气死我了。票面价值1万余元。同时”

“害的我那些动物也有很多成了虚拟游戏角色。”

庄颜愤懑道。

“白银大陆与青铜大陆原来就是这样的么?还是王者大陆来了之后才这样的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反正现在这种状况已经成了常态。”

“若不是我全力维护那些野区怪兽,王者大陆的人类,包括白银大陆、青铜大陆他们都会疯狂的屠杀。”

“因为他们需要发育生长,就跟你们前些天干的事情一样。”

“哦,野区怪兽不能反抗么?”

“当然得反抗,不反抗早死光了。”

“但人类实在太强大了,他们有许多技能功法。”

“野区怪兽的修炼被限制的更厉害!”

“虽然王者大陆的人类也受到宇宙规则的压制,可怪兽却是在天赋上遭受到了禁锢。”

“这是谁定下的格局?”

夏洛奇问道。

“不知道,应该是万年前的那场战争之后的事情了。”

庄颜道。

“你不是一直陪伴了王者大陆整个文明的演化过程么?”

“怎么会不知道?”

“喂,我是正常的人类,好不好?”

“我又不是机器人,我能什么都关心么?”

“我的亲人都死了,我的宠物变异了,我的修炼停滞了,我没有朋友了,我还需要进行科学研究,拜托,我有那么多时间么?”

庄颜忽然情绪激动了起来,这一万年的委屈倒出来,怕是要比自己的紫月湖水还要多了吧。

夏洛奇默默想到。

忍不住,夏洛奇慢慢站起来,伸开双臂,慢慢的抱住庄颜。

“好了,我不对,我不该问这些令你难过的话题。”

庄颜再也忍不住了,在夏洛奇肩膀上嚎啕大哭。

大约半个时辰后,庄颜的悲伤慢慢停了下来。

“还要继续跟游戏里的人类干仗么?”

夏洛奇问。

“游戏?”

“这只是我的一种理解。”

“你要知道现实有多残酷?”

“虚拟的有时竟然会变成真实的!”

“而真实的却有可能变成虚拟的。”

庄颜继续说道。

“那你的意思这王者大陆又不是虚拟的了?”

“虚拟只是一种感觉罢了。”

“这种感觉我只能跟你说,你才会明白。”

“对王者大陆以及白银、青铜大陆上所有的人类说这话,没人能懂的。”

庄颜说的有些绝望。

“嗯,我有点懂了。”

“能否替王者大陆找一个解决方案?”

夏洛奇忽然道。

他想起了图拉姆星的返乡程序。

“什么解决方案?”

“就是返乡!”

“返乡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庄颜问。

“你不知道返乡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庄颜有些愕然。

她觉得夏洛奇实在太有意思了。

“喂,夏洛奇,你别追求你那小情人了,咱俩好吧?”

庄颜抑制不住内心的害怕与孤单,这句本应该藏在心里的话脱口说了出来。

“你说什么呢?”

“我有爱人,我不能移情别恋,这你应该懂吧?”

夏洛奇正儿八经的说道。

“你那小情人只是游戏角色,我才是真人秀!”

庄颜摇了摇自己的肩膀,挺了挺胸膛。

似乎想诱惑夏洛奇。

“别,你别这样。”

夏洛奇道。

“你这样的话,我以后可不敢来找你聊天了。”

“哎,等你呆时间长了,你就会知道我的建议是正确的。”

庄颜起身,整理了下血红色的衣裳,伸手摘下一朵白云变成雪白的哈达围巾,朝脖子上一围。

“再见了,夏洛奇。”

“若想在王者大陆尽情的玩耍,就尽快去成为复活者吧!”

“当然,成为复活者的前提是首先成为英雄。”

庄颜淡然的说道。

似乎这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,对她来说无聊的很。

“怎样才能成为复活者?”

“打啊!”

“等你积分到一定程度,系统会提示你去什么地方试炼的。”

“知道王者大陆的复活岛么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以后再跟你聊复活者的事情吧。”

“快点回去吧,不然你那游戏小情人要不高兴了。”

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没意思了。”

“你这么剧透会受到王者大陆宇宙规则的惩罚么?”

“对游戏角色不能说,说了会有惩罚的。”

“但对你来说,没事。”

“只是提前让你知道真相罢了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,来干什么?”

“可我知道你与我是一样的,是一个孤独之极的宇宙流浪者。”

“送你一个礼物吧,今后少杀我的怪兽,听到了没?”

庄颜从胸中掏出一个香囊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烟台白癜风重点医院
阜阳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
驻马店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
友情链接
上海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