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规划

该剧讲述了打工青年谢美菊打破传统观念搭配

2020-05-21 来源:
摘要:该剧讲述了打工青年谢美菊打破传统观念,和未婚夫一道,冲破重重阻力,为未过门的公公介绍对象的感人故事。丑角张大脚和二歪脖的插入使该剧带有丰富的戏剧色彩。
时间:现代。
地点:鲁西南一农村。
人物:
罗世清:男,年近60岁,桃树李村农民,性情耿直,早年丧妻,饱受生活之累。
张凤波:女,外号张大脚,56岁,媒婆,杏花村农民,老年丧夫,能言善辩。
罗小泉:男,21岁,罗世清之子。有文化,经商能力强。
谢美菊:女,20岁,罗小泉的未婚事发航班起飞延误32分钟专家称造成延误乘客可索赔妻,花生刘村农民,热情善良。
谢顺利:男,6 岁,谢美菊之父,花生刘村农民,思想解放,为人和善。
杜玉兰:女,58岁,谢美菊之母,通情达理,善解人意。
李爱菊:女,2 岁,谢美菊同学,前李堂村妇联主任。
李巧阁:女,58岁,老年丧夫,前李堂村农民。
李逢春:男, 0岁,李巧阁之子,思想陈旧。
周凤玲:女,28岁,李逢春之妻,为人刻薄。
河:男,外号三歪脖:40岁,一农村泼皮。
郑铁山:男, 6岁,乡党委书记。
谢兴国:男,65岁,花生刘庄村支部书记
赵立信:男,70岁,花生刘庄老荣军
谢国庆:男, 2岁,花生刘庄个体养殖户
刘永安:男,21岁,一公安民警
张三、李四、王五---普通群众
周局长:男,46岁,县民政局领导
高主任:男, 5岁,张家湾乡民政助理员

第一场提亲

幕启:在一阵悲怅、苍凉的音乐声中,布景上出现远处的田野、近处的两间破旧农舍。一位年近60的老汉罗世清上。
罗世清唱:
老来难,老来难,
人老眼花口流涎。
年老无力腿脚软,
衣衫不整遭人嫌。
前庄上有个大老刘,
成天遭受儿媳的骂。
后庄上有个李寡妇,
日子苦得像黄连。
老汉我名叫罗世清,
家住陶城县张家湾。
老汉今年我59岁,
有一个儿子叫罗小泉。
也是合该我命苦多磨难,
小泉2岁就没了娘,
家里好像塌了半边天。
我又当爹,又当娘,
屎一把,尿一把,
艰难拉巴俺小泉。
到夜晚,我想妻子儿想娘,
父子一起哭连天。
大风起兮万物冷,
天降不幸人心寒。
也曾有人跟我说对象,
可是俺穷家破院,
谁愿意到这里来作难。
白:唉,人一上年纪,
就不中用了。
现如今,经过千辛万苦,
我总算把儿子抚养成人。
孩子中学毕业以后,
就跟着别人到广州打工去了,
一年也挣个万儿八千的。
我一个子儿也不肯花,
好留着给俺儿说媳妇。
要是摊个涉及的信托公司包括中建投信托有限公司(今年11月20日到期好儿媳妇不,俺还能享几年清福,
要是俺儿娶个母夜叉,
我的苦日子也就不远了。
唉--

幕启:一望无际的麦田,村头小桥流水,
从村头走来一位中年妇女--媒婆张大脚
张大脚唱{快板}:
本人我名叫张大脚,
今年已有50多。
别看我脸麻眼细个子矮,
平生就是好吃喝。
靠着一张刀子嘴,
20多岁我就当上媒婆。
张家请,李家喝,
打包小包的礼物俺家没断过。
不管是你给儿子说媳妇,
还是你给闺女找婆婆。
只要是上门找着我,
一切事情都好说。
有钱我能说得它磨推鬼,
丑男也能变帅哥。
几十年,光我说成的媒就有40多个,
在这方圆十啦里,
谁不认识我张大脚。
靠着这,我吃香的,喝辣的,
一年四季好生活。
本想着好梦我做一辈,
谁知道,这几年,兴打工,
我这媒人变成了“媒托”。
白:这不,花生刘庄上谢顺利的闺女美菊
和桃树李庄上罗世清的儿子罗小泉处上了对象。为了好看,不叫人家说闲话,谢美菊叫我到桃树李庄
找罗世清为他儿提媒哩!现在的年轻人哪,真是--

场景切换到罗世清小院。罗世清正坐在院子里纳凉,张大脚上。
张大脚站在门外敲门:“有人吗?”
罗世清道:“谁呀?”
张大脚说:“我,罗大哥在家吗?”
罗世清来到门前,把门打开:“吆,这不是张大脚吗?那阵风把你给吹来啦?快,请坐。”
张大脚来到院内,落座,罗世清为她倒上清茶。
张大脚道: 我来了能有啥事?我给你儿子小泉说媒来了。”
罗世清道:“哪庄上谁家的闺女啊?”
张大脚道: 花生刘庄谢顺利的闺女谢美菊。”
罗世清道:“你不说这个事我不生气。小泉今年都25啦,前来提亲的也不少。可我一给他说,他总是往后推,总是说,爹,慌啥嘞,你甭管这事。也不知他是咋想嘞!他不急着娶媳妇,我还等着抱孙子哩!”
张大脚说:“别人给你儿说的媒不成,我说的他保证不推,相信不?”
罗世清道:“凭啥?就凭你是张大脚啊?”
张大脚道:“不信咱们打个赌。”
罗世清道; 咋赌?”
张大脚道:“要是我说的媒你儿子推了,我这一辈子再不说媒。要是你儿子同意了,你咋着呐?”
罗世清道:“只要小泉同意跟人家见个面,我情愿花50元请你的客。”
张大脚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家里有小泉的电话号码吗?”
罗世清道:“有有,我家里有电话,你打吧!”
张大脚道:“给你省点吧,我有手机呐。奥,1781818158,通了!喂,你是罗小泉吗?我是你大姨张凤波呀!我想给你说个媒,你同意吗?谁?花生刘庄谢顺利的闺女谢很多人都赚到了钱美菊啊。奥,你们认识,还中学同学。那你啥时候回来与人家见个面啊?奥,你这就给厂里请假, 天后到家,好好,那就这样吧!”
张大脚道:“这孩子,明明俩人心里明镜似地,但还装着像个没事人似地。你装吧你,我先宰你爹一家伙,让他请一顿再说。罗世清这家伙有名的铁公鸡,这一回,你就等着挨宰吧!”
张大脚道:“罗大哥,小泉在电话上说的话你都听清楚了吗?”
罗世清道:“听清楚了!”
张大脚道:“那你说的话还算数不?”
罗世清道:“当然算数。”
张大脚道; 此话当真?”
罗世清道∶“决无虚言。”
张大脚道:“那咱吃饭去?”
罗世清道:“走,咱吃饭去!”
张大脚道:“哈哈哈,铁公鸡终于拔毛了!哈哈哈!”

第二场谁是谁的媒人

幕启:远景:广东某发达城市,高楼如林,车辆如梭。近景;在公园的一处小亭旁,罗小泉、谢美菊同上。
罗小泉唱:“国家形势大发展,
咱农民也能挣大钱。
我初中毕业就来广,
如今已经整八年。
在深圳我首先学会了电气焊,
一月收入4千元。
两年后我自学了市场营销拿到了大专证书,
应聘到一家食品企业作了一名业务员。
跑业务靠的是嘴上的工夫和真情实感,
消费者是上帝咱记心间。
最北面我去过乌鲁木齐和漠河,
最南面我去过贵州和海南。
最西面我去过青海的格尔木,
最东面我去过辽宁的山海关。
祖国的大好山河我都跑遍,
业绩逐年往上翻。
目前在公司我已做到了业务主管,
一月工资八千元。
在广州我和同学谢美菊建立了感情,
准备今年年底就把婚事完。
可就是有一样让我放心不下,
年近花甲的老父亲让我为难。
我曾多次劝说,让父亲跟我到广州可他不肯,
非要在家为我说一门亲事他才心安。
为抚养我父亲受尽了千般苦,
让我发愁的是发财和尽孝不能两全。
为此事难的我愁眉不展,
关键时刻是美菊帮我度过难关。
谢美菊唱:“我的名字叫谢美菊,
中学毕业后就来到这里。
共同的事业和爱好,
使我和小泉走到了一起。
公园和商场留下了我们的身影,
咖啡厅和舞厅有我们美好的回忆。
俺父母对我和小泉的婚事十分满意,
可就是小泉的爹一心要在家为他把媒来提。
为此事小泉他总是唉声叹气,
心疼爱人体谅公公就要为他们出个主意。
白:我叫谢美菊,今年20岁,现在广州国美手机配件厂工作。在5年前同乡同学组织的一次舞会上,相关信息都不在税务机关掌握范围俺和罗小泉越谈越投机,终于擦出了爱的火花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,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,准备到年底就举行婚礼。可小泉的爹却不同意他在外面找对象,左一个电话,右一个电话,非要他回家去定亲。只急得小泉六神无主,抓耳挠腮。人常说,养儿养女防备老。小泉的爹不同意他在外面找对象,不就是害怕儿子在外面安了家,自己身边没个伴吗?咱要是给老人找个老伴,老人不就同意了吗!正巧,前一段时间,杏花村的媒婆张大脚到俺家给我提媒。俺母亲打电话给我一说,我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。心想,张大脚整天给人说媒,思想也开放,条件也符合,我何不这么这么办哪!它成就成,不成拉倒。我把主意给小泉一说,小泉也直点头。我们现已请了假,回家见面去哩!。
场景切换到花生刘庄谢顺利家中。三间堂屋,两间厢房,一个干净、清爽的农家小院。
谢顺利、妻子杜玉兰、女儿谢美菊上。谢顺利一面清扫院子,一面指使杜玉兰娘俩擦桌子,找板凳,烧茶水,一家人忙得团团转。
谢顺利唱:“老汉我名叫谢顺利,
生有哪两个儿子一个闺女。
两个儿子都已成了家,
就剩下一个老闺女。
我原想,两个儿子结婚我花了五万六,
闺女出嫁时我好捞捞本,
谁曾想,闺女她自己找了个女婿。
小伙子名叫罗小泉,
是桃树李庄上罗世清的娇儿子。
那一万二的彩礼咱不要啦,
那两万元的衣服、彩电、冰箱也免提。
只要他们小两口恩恩爱爱不生气,
闺女说咋的咱就咋的。
咱这思想也够先进的吧,
谁知道媒婆张大脚又把媒来提。
我心想闺女这是唱的哪一出,
怎么自由恋爱和媒约之言一块提。
那天女儿和她母亲通了电话,
差点没把我笑破肚皮。
美菊这孩子真是多管闲事,
当儿媳哪有这样的。
亲家母说的居然还是她--哈哈哈
哎!可怜这个老太婆,
被人卖到了汤锅上,
还要替人数钱哩!哈哈哈
杜玉兰道:“老头子,别光顾笑了。一会儿,客就要到了。你可要按照咱闺女说的,配合好啊!”
谢顺利道:“哎,我说老婆子,你说人家张大脚走南闯北了一辈子,啥样的场面人家没经过。人家能上咱们的套吗?”
杜玉兰道:“叫我看,她上套是她的福气.一个50多岁的老婆子,男人又死了。无儿无女,光靠着给人家说媒混吃混喝,到老了咋办?再说啦,咱又不是沾她。罗小泉有的是钱,要想给他爹找个伴还不容易?”
“嘭嘭嘭! ,有人敲门。罗世清、罗小泉、张大脚带着礼物上。
“来了,来了-- ,谢顺利忙去开门。
罗世清一行人进入院内,双方客套寒暄一番,然后落座。
张大脚道:“老谢哥,这就是桃树李庄上罗世清的儿子罗小泉,在广东打工哩,很能挣钱。身材高大,模样周正,你愿意不?”
谢顺利道:“只要俺美菊愿意,俺没说的。”
张大脚又对杜玉兰道:“老嫂子,你愿意不?”
杜玉兰道:“俺愿意。”
张大脚对杜玉兰道:“哪,老嫂子把闺女喊出来,叫人家见见呗!\\\'
杜玉兰道:“好哩,美菊,美菊,出来呀!”
谢美菊上,对罗世清.张大脚各打了一声招呼,然后落坐。
张大脚对罗世清说:“美菊这孩子聪明灵巧,长相俊,心眼好,不管是针线活还是农活,一看就会,一点就透,你愿意吗?”
罗世清说:“姑娘在外打工啊,还是在家种地呀?”
谢美菊说; 现在我在家,可我不种地。”
罗世清道:“那你干什么?”
谢美菊道:“上班。”
张大脚道:“罗大哥,你对这门亲事愿意吗?”
罗世清道:“愿意,愿意。”
张大脚把罗小泉、谢美菊叫到一块说:“双方老人都同意了,你们俩人愿意吗?”
罗小泉、谢美菊四目相对,做了一个鬼脸道:“我们愿意。”
张大脚道:“好,既然双方都同意,这门亲事就算是定下来了。小泉,把彩礼拿来吧!”
罗小泉把一个大红信封交到了谢美菊手中。
张大脚道:“罗大哥,事已办好,那咱们回去吧!”
谢顺利道:“今天是我女儿定亲的大好日子,怎么能够回去哪!我请客,大家庆贺庆贺”。
罗小泉道:“饭菜我已在饭店里定好了,一会儿就派人送来。”
张大脚道:“还是小泉有气派,哪我就不走了。反正是不吃白不吃,吃了也白吃,白吃谁不吃。”
谢美菊道:“大娘,俺和小泉的婚事真是多亏你了,待会儿我多敬你一杯。听说你和小泉的爹一样,也是一个人过?”
张大脚道:“哎,说来话长。闺女,我做了一辈子的媒婆,关于自己的事很少提。既然你问起来了,我便给你说说吧。姑娘,你听啊--

共 14298 字 4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【媳为媒】戏曲质朴浑厚,情节跌宕起伏,读之便有一股浓郁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。抛开情节和一眼而见的寓意不谈,婚姻于农村青壮年而言,是文化传承的枢纽,而对于孤苦的老年人,是一种新旧观念的转变。就罗小泉和谢美菊的婚姻而言,两人从自由恋爱、到相亲、再到完美结局,看似坚不可摧,毫无瑕疵。但,笔者却在砸煤一幕留下了一个未填的坑,也为这段婚姻彻彻底底打上一个问号,为什么会谢美菊服农药?难道仅仅是流言蜚语吗?作者在此留白了很多,甚至于一笔带过,但其中沉郁的思绪,不禁令读者对如今的婚姻陷入深深的思索——物质是进步了,但人文精神呢?接着是罗世清和李巧阁的婚姻,其中种种自不必说。而作为乡村必不可少的符号——老人,这种新旧观念的转变,是否也暗示着乡村极其文化的渐逝渐远?当然,好的糟粕可以丢弃,但精髓呢?然李逢春这一形象,我们不应该只看到其陈旧的一面,还可看到的是对乡土的坚守。至于周、高、李等政府工作人员形象,是否也在暗示着一种必然的历史趋势……整部戏剧多处深思、叩问,一次次冲击着人的思绪,以其寥廓的胸襟、睿智的眼光气魄传达着一份浓浓的愁绪。推荐欣赏,问好文友!【山水神韵:清华晚照唐】
1 楼 文友: 2015-04-2 11:18:28 问好老师,让您久等了,第一次编辑戏曲,多有不妥,不当之处还望老师谅解! 只是晚唐秋
2 楼 文友: 2015-04-2 1 :17:42 谢谢清华晚照唐老师的支持和点评!问好。手术后便秘吃什么蔬菜
如何预防老年人便秘
玉林正骨水效果如何
吉首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郴州治疗白斑的医院
治白带色黄用的经典妇科药
友情链接
上海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