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快讯

妙手天师在都市第四百五十四章秘密秘密节能

2020-10-20 来源:

妙手天师在都市 第四百五十四章 秘密,秘密!

张宇狂奔回饮品店,意外发现座位上没人,口袋安安稳稳的放在桌子上,他不由大吃一惊。

就在他心急如焚准备冲出去找人时,突然看到周晓芸和茜茜从隔壁商店出来,看到他笑脸如花的挥手。

“你们去那里了?”张宇迎上去埋怨的问道。

“刚才见你一直不回来,正好遇到个同学就打了声招呼,怎么啦?”周晓芸好奇的问道。

“呵呵,没事,时间不早了,我明天还有事情,先回家吧!”

“好,那我们就回家吧!”周晓芸温顺的点点头。

将周晓芸母女送回家,张宇这才离开小区,他今天晚上必须把这件事情给了了,不然走的不放心,他叫了一个出租车,向德哥住所行驶而去。

德哥特别怕死,平时收债得罪人比较多,所以他平时都和手下住在一起,有什么事情也好相互照顾。

他们住在老胡同的四合院里,几个手下在前院打着麻将,烟雾缭绕,不时传来麻将碰撞声。而德哥则和麻子等人在里屋,他们神情焦急,不知道在等着什么。

很快声响起,德哥接通后,不由冷笑起来。

“马德龙吃了个大亏,没脸回来,已经投靠他叔叔孙丧彪去了。”德哥冷笑着说道。

“他会不会透露是我们派他去的?”突然在旁边张承远提醒一句,德哥脸色变了变,他确实没想到这个问题。

“放心吧,他又不知道我们在那里,知道又怎么样?”德哥镇静的说道,旁边人一想,也是帝都那么大,找人那那么容易。

话虽然这样说,可德哥感觉今天眼皮一直在跳,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,他左想右想却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。

“张承远,你明天继续盯着,还是那句话,如果让你前妻陪我几个晚上,你那笔钱就不用还了。”德哥想起什么,转身对张承远说道。

“没问题,那是应当的。”张承远点头哈腰的说道。

就在说话间,众人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什么,惨叫声和物品碎裂声响起,德哥和麻子脸色一变,他们知道出事了,连忙站起来从窗户望出去。

正好看到张宇将一个手下惨叫着拍飞,微笑的盯着透过窗户望着外面的几个人。

“我们又见面了!”张宇一脚将准备爬起来的混混踏昏死过去,微笑的说道。

“你......你,张宇!”德哥脸色刷的白了。

看着吓得脸色惨白的德哥和张承远等人,张宇突然灵光一闪,他响起几本残缺医书里的针灸手法,由于效果太不人道,导致被毁,张宇偶尔获得后发现这类针法用于攻击还挺不错的。

德哥等人为了不挨揍,只好乖乖的当张宇的试验品。

张宇记忆中有十多个麻穴和痒穴,只要轻轻一扎,试验品立即浑身又痛又痒,如同万蚁噬身。他们看张宇的眼神特别恐惧,感觉他如同恶魔一样。

整整一晚上,张宇将基本残缺医书都实验完毕,看着快要崩溃的几人,不由满意的点点头。

张宇还尝试着用古太极拳配合银针作战,效果出乎意料的好,古太极拳头能借力打力,将带飞过程中顺势用银针扎中穴位,当试验品的张承远就惨了,他倒地后浑身颤抖,浑身大汗,口不能言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其他几人,他们感觉头皮发麻。

扯掉银针后,张承远哭喊着什么都说了,就连自己三岁时看隔壁寡妇洗澡的事情都没放过,让张宇寒了一个。

大清早几个民警接到报警后,连忙跑来查看,四合院周围的街坊发誓昨天晚上听到有人在惨叫,断断续续的叫了一晚上。

“几个大男人嚎叫了半夜,天知道他们在玩什么,现在的年轻人找不到女朋友,太恶心......”一个老太婆双眼闪烁着八卦光芒的说道。

“就是,吓得我们晚上都没睡好觉,警察同志马上你们管管吧!”几个街坊邻居七嘴八舌的说道,听的民警们哭笑不得。

他们敲了半天门没人回答,无奈之下,只得找街坊邻居找来梯子,让隔壁机灵的小伙子爬墙而入,这才打开门。

民警们走进去一看不由抽了口冷气,四合院里仿佛被十二级台风刮过,院子里的花草乱倒,瓶瓶罐罐到处都是。

更让他们吃惊的是,几个大男人满脸苍白,垂头丧气的捆绑在柱子上,皮肤上全是红色的针眼。

看到民警,他们仿佛看到亲人,哭着喊着交代自己的罪过。

“我不是人,我赌博,欠高利贷,还逼着自己妻子去还债......”略微老成的张承远痛哭流涕的说道。

“我逼良为娼,我放高利贷,呜呜呜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德哥哭的像小孩子,满脸泪痕,看得民警们都忍不住笑起来。

其他人也哭喊着,如同倒豆子似的交代起来,不是小偷小摸,就是偷盗抢劫,听的民警们都练练摇头,想不到这些人那么配合,最终将他们拷上手铐带到派出所去。

“你们浑身都是针眼?难不成你们?”

“保证没有!不信可以验尿。”那些人知道民警指的是什么,整齐划一的摇头说道。

“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秘密,秘密!”那些人对视一眼,继续整齐划一的摇头。

随便用什么办法,他们就是不说针眼那里来的,最后检测后确实没什么特别之处,只是普通的针眼而已。

无奈的民警只好用笔在审问记录后面备注:他们不喜欢女人......

不过有点可以表明,他们再也不敢骚扰周晓芸了,做完这一切都张宇看着那些人被民警带走,转身在街边摊上喝了一碗豆浆,咬着油条慢慢向家里走去。

被征调的事情忘了说了,张宇耸了耸肩,还是等到要走时再发个短信吧。

刚走到小区门口,意外的发现一辆警车,张宇走过去,意外发现袁媛黑着脸坐在车上,见张宇过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你怎么啦?大清早吃错药了?”张宇看袁媛表情特别奇怪,不解的问道。

“你才吃错药了,我问你你是不是被征召了,要走?”袁媛表情难看的说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张宇好奇的问道,随即就释然了,他打给袁飞,说不定是袁飞告诉她的。

“我哥告诉我的,我来就问你一句,我在你眼里是不是很讨厌,你这么急着要走?”袁媛咬着嘴唇问道,晶莹的眼泪啪嗒啪嗒掉落下来.

张宇大吃一惊,他什么时候看到过女人哭,立即手脚无措。

“我真没那个意思,你不相信的话我发誓......”张宇急得满头大汗的说道,又是承诺,又是说好话,好不容易袁媛才破涕为笑。

“饶了你这次。”袁媛眼波流传,看起来楚楚动人,别有一番风情。

“那么晚上我来找你。”袁媛接着说道,不知道想到什么,脸上泛起动人红晕,不敢再看张宇猛地一踩油门,警车绝尘而去。

“这事闹得,唉!”张宇愣了愣,感觉今天袁媛特别奇怪,摇了摇头,迈步走进别墅。什么牌子的止汗露效果好
上海开锁公司电话
老年人骨折如何恢复快

友情链接
上海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