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趣闻

玄界好卡以血修法朝北而去第二更求订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

但一听到以前班主任王晶老师的名字玄界好卡 108.以血修法,朝北而去(第二更,求订阅!)

刚才开口之人身子一颤,已经知道曲滔话中的意思,显然是不愿就这般放过他们,不由得有些惊怒。

“你真要与我连山匪为敌不成?”这人显然已知自己这连山匪的名头唬不住对方,却也别无他法。

曲滔歪头,淡淡一笑道:“我老家有句话很好,说给你听听。”

那两人疑惑,就听曲滔又道:“出来混迟早要还的。”

话落,身影如烟般闪没,下一刻,两人遍体生寒,就见一抹寒光在两人眼中逐渐放大,直至成型。

那是枪锋,锐利无匹,凛冽惊人,一瞬间之势如同离弦利箭。

“噗!”

一人刚有反应,想要侧移身子躲避,手中一根长棍才提起,就被这枪芒直接刺入咽喉。

“呃!”

这人怎么说也是锻腑阶的武者,反应力自然不差,但奈何被曲滔以后慑了心神,又被其随后的手段惊的心颤,一身战力失了七成,简单来说就是心态崩了。

反观曲滔却是气势凝聚,战力惊人,这一枪将此人捅杀也绝非偶然,乃势之所驱而已。

更遑论锻腑阶也不是各个都如那把脸汉子一样,猛然爆发间能将曲滔逼退半步,每一阶段都有强弱之分。

一旁那人惊醒,赶忙提刀砍来,他已知晓曲滔绝对没有放过他们的心思,此刻更是存了拼死的心思。

曲滔抽枪,随手一挥就是一道凛冽刀芒划过,将那人大力劈砍的一道逼散,此时再看被刺穿咽喉的那人,捂着脖颈跪倒在地,手指间血流不止,顷刻间就染红了地面。

这人扑到,身子抽搐几下就断绝了生机。

另一人被逼退,急退数步后站定,刚想过再次提气上前,却蓦地眼前一暗,抬头之时就见人们很少想到地下水曲滔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,枪尖抵在他的下颌,枪锋灿灿,却似坚冰般冰冷,让这人遍体生寒,脊骨发麻。

他才提起的血气顿消,一动不不敢动的僵着身子。

曲滔持枪的手纹丝不动,轻轻一挑,将那人的脑袋挑起,两者正面相对。

那人身子一颤,再没半点想要再度厮杀的心思,眼前这个少年人,让他惊惧。

尤其是看到曲滔淡漠的神情,还有眸中的寒光,他更是胆寒。

“我问,你答。”曲滔淡然出声。

后者吞咽口水,冷汗渗出,赶忙点头,此刻已经没了半点反抗的心思。

“连山匪的老巢在哪?”

“在……在三十多里外,往北走,有一个孤峰,峰低有一个洞窟,那里就是。”

“你们共有多少人?”曲滔又问。

“近百人。”这人又吞咽一口口水,颌下已有血渗出,那是被曲滔枪芒刺破皮肤所至。

“仔细说说。”

这人赶忙道:“我们有三个首领,都是元根境的强者,另外分成六个伍,伍头都是锻腑阶顶峰的武者,随意一人都没有低于锻骨阶的。”

他这般说着,偷偷瞧了眼曲滔神色,这般说的意思,也是想给其震慑,让曲滔知难而退,他虽不知曲滔打的什么注意,但心想以自家底蕴,常人听到有三个元根境强者,定然会有退意。

可惜他碰到的是曲滔,立誓要寻回妹子,更想变强。

这人不知道的是,曲滔此时已经将这些连山匪当成了他变强与成长的一个途径,爆卡的能力用在这些人身上刚刚好。

曲滔点头,稍一环视四周,就见先前杀死的几人中,已经有人身上有了白光浮现。

有了想法就去做,没什么好犹豫的。

曲滔枪尖往前一送,在这人不可置信的神色中,刺入其咽喉,枪尖透过后颈,一滴滴血沿着枪尖滴落。

抽枪,转身。

曲滔面无表情,那些还未回神的连山匪去其一个个捅杀,片刻后此地便已血流成河,血腥气扑鼻。

稍待片刻,这十多人中,共有六人的尸身之上有卡片凝聚,均是白卡。

一一收起,又将所有尸体堆积在一处,他便盘膝坐在了尸体旁。

“呼!”

他的身上猛然窜起丈许高的血光,如烈焰蒸腾,四周空气都在扭曲,灼热之感顿时朝四周涌动。

四周尽是红光翻腾,将曲滔笼罩之中,此时看去仿佛是血海之中的生灵,身上那血色浓郁的化不开。

地上的血水一点点的汇聚凝结,所有尸体上的血水也一道汇入其中,形成一条浅浅的血色溪流,在曲滔脚下延伸。

溪流绕着他旋转,一圈圈的将他包裹其中,而后分出一缕,缠在他的脚边,又提高他们的思想素质和业务水平顺势沿着身躯往上,直到胸前。

这一缕血光再分,化成五根血丝,一根缠绕脖颈,其余四根分别缠绕四肢。

眉心处,红芒跳动,似血眼,如独眸,朦胧微光点点闪闪。

古海秘卷之法炼化所有连山匪的血,留其精华去其糟粕。

此法邪异,看起来惊人,便在这灼灼之气中,所有尸体开始干瘪,血液源源不断的被抽出,汇聚在一起,朝曲滔身上凝聚。

到最后,只在原处留下残渣与飞灰。

曲滔睁眼,眸中红光灿灿,身上血雾蒸腾,片刻后倏地一缩,全都被收回体内。

他舔了舔嘴唇,内心深处有一种躁动,一种嗜血的情绪油然而生,已快有些难以抑制。

“这法果真古怪,若是心志不坚之人,长久以往下去定然要迷失其中,而且此法还会一点点的蚕食人的理智,每用一次,那种嗜血冲动就会更加强烈一份,看来今后不到紧要关头还是要用为妙,。”

腹中有饥饿感,很是催人。

他催动血气,让其在体内滚动,这才将那饥饿感与躁意压下。

将刚才收拢的卡片拿出,稍一分拣,两张属性类型卡片,一张剑型素描,剩余三张都是限时卡。

“内气储量(永久性)+6.2。”

“骨密度(永久性)+4.3。”

内去储量是现在最为需要的,曲滔二话不说就将至拍在身上,人后体内的内气躁动开,片刻后以自身内气为引,将新生的内气慢慢安抚下来,费了些时间将内气抚平。

至于另外一张骨密度的卡,他也没留着,直接拍在了身上。

顿时热流在体内涌动,覆在全身所有的骨头上,让他直觉从骨缝中都透着一股酥麻。

很痒,想去抓挠,却被他生生忍住。

他以往曾用过一张同样属性的卡,就是那次对敌数头凶兽之时,知晓这是在增强骨质,便强自忍耐住。

片刻后酥麻之感消散,只觉浑身轻灵,似乎骨头都轻了些。

变化不算多,骨质增强却不似内气增加那般能明显察觉到。

起身,拍拍身上灰尘,此时这里之声几匹健马独存,所有的连山匪都被灭杀。

没去管那些马匹,他直接朝着北方疾行而去。

(订阅不给力,多点订阅吧。)

海口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拉萨哪家医院白癜风好
大庆牛皮癣医院哪家医院好
友情链接
上海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