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趣闻

风舞苍穹第一百二十五章魂断谢家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

风舞苍穹 第一百二十五章 魂断谢家

“这是怎么了?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晴天霹雳?”一个看热闹的武者说道。

[燃^文^书库][]

“据我所知,人只有做出了丧尽天良之事的时候,才会被天打雷劈。”另一个武者似乎很有经验。

“这么有经验,貌似你曾经被雷劈过。”

“没有,你看错了。被雷劈的,是我家隔壁的老王……”

“哦,原来如此。那你刚才的意思是说,陆家……”

“嘘……”旁边的武者赶忙阻止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三弟!”陆万山和陆千山齐声大喊,奔到陆百山的尸体前。

“是谁?到底是谁杀了我三弟,给我滚出来!”陆万山看向四周,他才不相信什么苍天有眼,恶有恶报呢。

一定是有人以高明的手法,暗中对陆百山发动了突然袭击。演武场上静极了,连根针掉在可迟迟没有换牙地上恐怕都能听到。

众人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。

“你不出来,我就拿谢家开刀。今天这一切都是拜谢家所赐,我要杀光谢家的所有人!”陆万山凶相毕露,可他的心里在流血。

陆家只有四位武宗强者,这是他推翻段氏王朝的倚仗。但转眼之间就失去了一位武宗,他却不知道敌人是谁。

“杀光谢家所有人,就凭你,凭你们陆家?还真是大言不惭,恬不知耻!”谢家演武场旁的一座高大建筑物的上空,突兀地出现了一个面如冠玉、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。

他站在一只有着硕大翅膀的飞行灵兽上,衣袂飘飘,长发飞舞。飞行灵兽扇动着翅膀,悬停在空中。

“真是风一样的少年,帅呆了,酷毙了!”人们不由发出赞叹之声。他的穿着打扮在整个天宝大陆都属上乘,而且左肩停着一只呼扇着翅膀的蓝色蝴蝶,右肩停着一个黑乎乎分不清五官的东西。

这一切,无不透着神秘,让人莫测高深。不知道这个少年究竟是谁,来自何方,身后有什么势力。

这个少年就是易容后的谢听风,他早就潜入谢家,准备好一切。

“小畜生,是你暗中偷袭,杀了我三弟?你是谁?为什么要插手陆谢两家的争斗?”

“我不是畜生,只有畜生才会被天打雷劈。我只是连云府的一个匆匆过客,只是看不惯陆家的所作所为,才停下我逐风的脚步,还连云府一片晴朗的天空!”

“哼,就凭你?真是大言不惭!我不管你是谁,来自何方,去往何处。你杀了我三弟,今天就让你和谢家一起为我三弟陪葬!”

“惊天一剑!”一道流光快如闪电,以雷霆之势射向空中的一人一兽。谢听风知道,这是陆家最强的剑招。

忙驾驭御风翼龙,瞬间升上空中。犀利的剑光从御风翼龙的翅膀下激射而过。

“哈哈,陆家主,你的剑法的确不错,可要伤到我还需练上几年。我提醒你一下,你已经失去一个弟弟了,可能马上就失去第二个了。”谢听风在空中慢条斯理地说着,目光直往他的身后看。

陆万山暮然回首,不由大惊失色。他看见了这辈子最让他难忘、最让他惊悚的一幕:一条蚯蚓状的巨大妖兽倏地从地下钻了出来,张开血盆大口,那三圈长长的獠牙一下子咬住他二弟陆千山的双腿,拖进洞去。

“啊……大哥救我!”陆万山催动身法,来到洞口处。可一切都晚了,除了一眼望不到底的黑魆魆的洞口似乎在嘲弄他以外,什么也没有。

他的弟弟陆千山在这个世上只留下最后一声惨叫,就消失不见。

“啊!二弟……”陆万山痛彻心扉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来到谢家不过片刻,就永远失去了两位亲人,而且是陆家称雄海州府的两大高手。

他双拳灌满真气,咬牙切齿,对着钻地龙留下的洞口一阵狂轰滥炸,发泄着他的悲愤。

“天作孽犹可活,自作孽不可活!”谢听风从御风翼龙的身上纵身跃下,如风中的一枚叶子,落地无声,那动作轻盈舒展,赢得看热闹的武者一片喝彩。

御风翼龙如影随形,扇店员表示“都差不多的”。动着翅膀,缓缓降落,站立在主人身侧。

“钻地龙、血魔蚁王,你们在哪里?给我大开杀戒,陆家之人一个不留!”谢听风指着陆家弟子的方向,一声令下。

他的声音异常冰冷,如同冬日清晨的冰霜,就像是来自于地狱的催命判官。

“主人,我们在这里!”钻地龙、血魔蚁王突然从陆家两个大武师脚下的地底钻出来。

两个大武师没有任何反应,就被咬住身体,吞入腹中,然后又凶狠地向其他的弟子扑去。

“逃啊,它们是吃人的恶魔,大家快逃啊!”陆家弟子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众弟子一个个魂飞魄散,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,屁滚尿流向演武场边上的飞天兀鹫跑去。

“嘎……”站在谢听风身边的御风翼龙突然对着演武场边的飞天兀鹫一声大叫。

“噗噗噗……”几十只飞天兀鹫立刻匍匐在地,瑟瑟发抖。然后集体失禁,从屁眼里排出粪便,臭气熏天。

围观的众武者一个个捏着鼻子,大呼好臭!三百多个武师,有一多半被钻地龙咬成两截。

谢家的演武场血流成河,惨不忍睹。剩下的人,都被血魔蚁王从三张鬼脸的嘴里喷出的毒雾毒死。

到处是残肢断腿,还有一截截破碎的身体,鲜血淋漓、内脏满地。如同到了人间地狱,那场面惨不忍睹。

来看热闹的武者们一个个寒毛倒竖,遍体生寒。陆家来到谢家还没有站稳脚跟,那足以傲视群雄、扫荡一方的豪华阵容就只剩下了一个人!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人还是魔鬼?”陆万山看着谢听风就像看着一个魔鬼,歇斯底里地大喊。

“我不是魔鬼,只是一个来去匆匆的逐风少年。”谢听风面无表情,淡淡的说道。

听了谢听风的话,陆万山的心碎了一地。为了达到推翻段氏皇朝的目的,他殚精竭虑,花费了无数的精力和财力,才有了陆家的现在。

如果不是这个少年,陆家今天就可以灭了谢家。不但可以为陆明杰报仇,还能掌管海州、连云二府,离执掌皇权就更进了一步。

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少年,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,璀璨的蓝图化为泡影。

陆万山恨不能喝了这个少年的血,吃了他的肉。

“你和谢家非亲非故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要帮助谢家?”

“我说过,我只是连云府的一个匆匆过客。但有我在的一天,谁也别想打谢家的主意,谁也不能!”谢听风犀利的眸子望着场边围观的武者,发出了最强音。

“如果有谁胆敢招惹谢家,陆家就是榜样!小蓝、小雷,交给你们了!”谢听风说完,再也不看陆万山一眼,转过身去,向谢家众人的位置走去。

“你这个恶魔,我要杀了你!”身后传来陆万山的怒吼,谢听风不屑一顾,继续向前走去。

小雷手指连弹,一根根粗壮的雷柱轰击在陆万山身上。陆万山衣衫破碎,头发直竖,皮肤焦糊,在演武场中心左躲右闪、上蹿下跳,就像一个小丑在表演,引来一阵阵笑声。

“大家看,陆万山像不像一只猴子啊?”

“像啊,太像了,而且像一只刚从烟囱里爬出来的猴子。”

“不在海州府享福,却跑到谢家来跳舞,这是自取其辱啊!”围观的众人一起取笑陆万山,气得陆万山龇牙咧嘴、毫无办法。

“唉,苍天不佑,陆家完了……”此时的陆万山已经万念俱灰,执掌皇廷的梦就这样碎了,碎在一个不知来历的少年手里。

这么多年陆家向外扩张,得罪了很多人。如果他们知道陆家精锐尽失,一定会前去报仇。

天下之大,不但没有了陆家的安身之地,还会亡族灭种。哀大莫如心死,心死了,人还活着有什么用?

他不再闪躲,任电光轰击在自己身上。他真的想死,因为自己为之奋斗了多年的梦想破灭了,人生还剩下什么?

陆万山浑身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他用被鲜血蒙住的眼眸看向天际,天空红彤彤一片,几十只拇指大小的蓝色蝴蝶正扇动着美丽的翅膀翩翩向他飞来。

好美丽,真的好美丽!陆万山情不自禁伸出手去,去迎接这梦幻般的蓝蝶。

近了,近了,陆万山闭上了眼睛。当他的手触到蓝蝶的那一刻,呼的一声,手臂燃烧了起来,接着全身燃烧了起来,成了一个蓝色火球,直到化为灰烬,神魂俱灭……蓝色的火焰跳动着,化成一只只小蝴蝶,几十只小蝴蝶扇动着翅膀汇聚到一起,变成一只蓝色的大蝴蝶。

这只蓝色的大蝴蝶和小雷一起飞到谢听风的头上,一左一右落在他的肩膀上。

这情景如此梦幻,如此唯美,看得围观的武者们如痴如醉,早已经忘记了刚才的血腥。

“好漂亮,好强大,我要是能拥有该多好……”这应该是大家的共同想法吧?

一岁宝宝拉肚子怎么办啊
小儿肠痉挛腹痛症状有哪些
舟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友情链接
上海旅游网